新闻资讯

学会在努力中自由飞翔

时间:2017-04-21 16:46 点击:
 
 
露天电影 
表哥从东北来看我,没事跟我到办公室,看我忙,他就要求看老电影,重温往昔的兴奋和闲悠。我不忙就一同和他回顾。虽然对镜头的画面仍记忆犹新,但不如曾经看露天电影时那样兴高采烈眉飞色舞,于是交流起童年时看电影的场景,那热情,那场面,至今不能释怀。
记得小时候,文化生活单一,看个露天电影是个很美的事。我们家离在火车站不远,向西紧挨铁路小区、林业站、二井屯,向东是农场场部及分场,我们砖厂不大,因为紧挨火车站交通位置便利,每次看到树上或电线杆支起影布就兴奋无比,匆匆忙忙跑回告诉家人后,还要奔走相告,幸福感油然而生。流动放映队到处走,很多电影看过多次,足以让我童稚的心灵充盈满足和欣悦,每次演电影都让我们欢呼雀跃的像过年一样,下雨下雪都纹丝不动,冷了就跺跺脚或在周围跑跑,有时为了看一部电影要走得很远。在悠悠夜空下庄重而大气,让人呼吸顺畅,热情舒展,放开心胸和朗笑,享受宽展银屏的魅力。
现在我依然记住电影的许多台词:张军长,请你伸出手来拉兄弟一把;别抠啦,那是我的屎雷;高,实在是高;不要挤,让列宁先走。伙伴们看完电影碰到一起还要串讲,手势表情模仿惟妙惟肖活灵活现。大人们也特别关注,有好菜好饭也留一留,等看电影再吃早早准备晚饭,到时还要为孩子们准备一些瓜子、炒黄豆或爆米花之类的干货。天还没黑的时候,我们盛满喜悦和渴盼的心就已飞出家门,早早来到放映电影的地方,有时带上板凳让父母坐,敬一片孝心,站着父母身后其乐融融。人们等待着天上的小星快些升起,静夜快些降临。
露天电影秩序井然,没有人特别组织,都是一种自觉的行为。只有换片子时,好动的孩子弄出个小狗小兔的手势,激情的人还要向上空抛个帽子,影布上就有晃动的影像,逗得孩子笑逐颜开手舞足蹈。有时没电了就发电,马达轰轰作响,最扫兴的时候就是停电又没有发电机,就唉声叹气心安理得的等待,等了很久也不想回家,来电就大呼小叫。此时的夜空,星星是静谧的,偶尔有流星划过,为硕大的露天电影增添些许神秘和美丽,人们舒心地笑着,笑脸像草丛的野花一样盛开。
一般演主片之前要加演《新闻简报》,和现在央视一套的新闻联播相同,有时放电影单位的领导还要借机讲安全防火、生产生活方面的问题,那种真诚的关心关切流露出淳朴的温暖。那时的电影大多是黑白片,印象最深的就是“侦察兵、渡江侦察记、地雷战”之类的战斗片,胜利的结尾时还有人呼喊口号。当然看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越南的外国片也有,记得看朝鲜的“卖花姑娘、一个护士的故事”时,大人孩子就哭得稀里哗啦,这些影响了我的成长和人生的做事。至于国粹“红灯记、杜鹃山”等八个样板戏,孩子不喜欢看。
我上小学五年级时才看到彩色电影和宽银幕,那时看彩色电影真是一种视觉和色彩的享受。我看的第一部彩色电影是长春厂的“车轮滚滚”,那是和伙伴跑10多里外看的,回家很晚挨顿骂。其实农场的俱乐部和北安县城买票也能先睹为快,遗憾家里贫困,没钱买电影票,只好等露天电影。现在偶尔在夜晚的街上也能看到露天电影,遗憾没感觉。现在经济条件好了,电影也高科技了,可那种朴实和兴奋,熏陶人的片子越来越少。
露天电影,现在已经悄然走出我们生活的视野,但当时却盛行多年,并深受人们欢迎和喜爱,它给枯燥的生活带去精神食粮,让人们开阔视野、获得快乐,教育了我们这些孩子。它像一缕春风把清新传递播洒给儿时快乐的时光,它又像柔风清露滋润着那时人们干渴的心田,它让我学会了想象,学会了真善美,学会了在努力中自由飞翔。
时至今日,30多年过去,每每想起童年看电影的场景,都会充满愉悦和温馨。真想找回从前,在这个有风雨飘零的初冬,喝点小酒,或打个伞或穿个厚衣,伴着我的妻儿,站着看一场露天电影,方便袋里装些好吃的,美美的看一场。
   附:本文摘自我06年秋出版的长篇自传体小说《活过来真好》,题目另加,有四分之一改动。